鹿鹿lulu

慢食堂:

叨叨姐姐:

红豆年糕汤

总算是拔了这一棵老草!年糕蘸上红豆汤,这口感,一级棒呀!

【食材】

红豆(250g)、冰糖(80-100g)、盐(1小撮)、年糕[日本城北](1块)

【做法】

1.250g红豆浸泡过夜(12小时以上最好,缩短煮的时间),沥干水,洗净;

2.加入没过红豆3cm左右的水,大火煮开,倒掉水,反复2次,去掉涩味;

3.加没过红豆的水,大火煮开转小火熬煮至红豆软烂,放入80-100g冰糖,一小撮盐,煮至冰糖融化即可;

4.年糕用烤网或平底锅小火煎至两面金黄,鼓起开裂,放入红豆汤里。

【Tips】

1.红豆需要购买面沙红豆或者赤小豆,不然不容易煮烂(亲测);

2.糖的用量根据自己喜好调整,盐不要省,口感更好;

3.熬煮到快好后根据需要留水,如果熬太干可以加点开水继续熬煮一小会儿。


 @慢食堂  @美食精选 

走马(Forth & Beam)

白逗柯基:





5000+长文预警







 


两家联姻是城中不小的喜事,婚礼那天宾客如云,Beam跟在Forth后面每桌敬酒。


张伯伯李叔叔地叫了一圈,还有各个政府口的交情,有的见过,大多数未曾谋过面,Beam端着酒杯跟着Forth一道恭敬寒暄,酒意渐渐熏红了脸。


寻个间隙Forth突然回身,俯下身子是压低的声音:“一次抿一小口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心下顿时一点也不慌了。


 


新房在市中心,是两家共同选的闹中取静。


Beam冲管家摇摇头,一步步把喝得醉醺醺的Forth独自扶进了卧房。


关了房门一回身,Forth已从床上坐了起来,虽是浑身酒味,声音听着倒是很清醒。


“我还有点公事,你先睡吧。”然后他扯下领带,解开两颗扣子,眼神飞快略过Beam看向一旁,“不用等我了。”


Beam微微一笑,上前几步拉住Forth的手臂,语气柔软得让人半分舍不得拒绝:“我也睡不着,在一旁看书陪你,好不好?”


从书页顶侧悄悄抬头,桌前办公的男人,眉头微蹙,认真得更显英挺。如刀削般分明的轮廓衬着古铜色的健康肤色,性感得一塌糊涂。


这是我的男人。


酒意稍退的小脸一寸寸又红了起来,捕捉到一缕局促的躲闪目光,Beam轻抿嘴唇,将视线投回到了书上。


 


醒来时是在床上,揉揉眼睛,Beam嗅到了空气里一丝雪松香,是Forth的味道。


昨夜不知不觉睡着了,应该是被他抱回床上的吧。


扯过被子盖住脸,Beam在床上滚了好几滚,直把满心的雀跃都蹬踢得不留痕迹,这才起了床。


洗去一身酒味下了楼,Forth已经先行吃完早饭去了公司。


窗外几声鸟叫清脆,丝丝缕缕的阳光从敞开的落地窗攀爬进来。


感受着脸上照拂的暖意,Beam又喝了口粥,转头看向管家。


“Gun叔,待会通知厨房,午饭我亲自下厨。” 


 


挂了秘书的电话,Forth整了整衣领袖扣刚起身,门上就传来了有力的敲击。


一下,两下,三下。


缓了几秒,敲门声没有再响起,门内门外都是个静悄悄,然后Forth不紧不慢开了口。


“请进。”


迎面是Beam白皙娇俏的小脸,笑容和煦,大大方方走进来,手上还拎着个不小的盒子。


“我来找你吃饭。”Beam把盒子放上茶几,转身冲Forth眨眨眼,“来尝尝我的手艺。”


味道算不上顶好,却也不差,清淡爽口,是Forth喜欢的口味。


“好吃吗?”


避开眼前希冀的目光,Forth点了点头,语气也是清清淡淡。


“这些以后交给阿姨做吧,你不用…”


“我想亲手做给Forth吃。”打断了Forth的话,Beam抬眸看进他的些许讶异,唇畔勾起朵笑涡,“Forth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你说。”


“以后每天早上,我们都一块吃早饭,好不好?”


 


 



 


窗外是初上的华灯,Forth站在窗前吸完最后一口烟,桌上的时钟刚好指向晚上7点。


该回去了。


这段包办婚姻,Forth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拒绝,却仍然有些无所适从。


结婚前他和Beam仅见过一面,还是在双方家长的列席下,根本没说上几句话,况论感觉。只不过,对于悉数早已心照不宣的后续安排而言,喜不喜欢似乎并不重要。


对他自己而言,也算不上重要,反正,爱情不过如此。


唯一的惊喜,他的新婚伴侣并不让他讨厌,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相当有趣。在一众貌合神离的俗世婚姻中,这已是算得上幸运的小小消遣了吧。


毕竟,婚姻也不过如此。


桌上“嗡嗡”几声,手机屏幕亮了,是他的新婚伴侣发来的消息。


“等你回来吃饭。”


手上把玩半天,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回,Forth把手机收进口袋,拿起了桌上的车钥匙。


 


回家已是7:30,Beam坐在沙发上看着Ipad,也不知看到什么笑得乐不可支,抬头瞧见Forth时,脸上的笑意来不及收,还有眼角的晶莹。


“看什么呢?”大概是那摸样实在有些好笑,Forth没忍住问了一句。


“灾难艺术家。”刚一开口Beam的嘴角又止不住扬起,“特好玩的电影,特别逗。”


Forth点点头转身往餐厅走,Beam收起Pad跟在后面,声音是无比的兴奋:“吃完饭我们一起看,好不好?”


脚步一顿,背后撞上来一个柔软,只听“哎哟”一声,Forth回身一看,Beam拼命揉着鼻子,那眼角的晶莹似乎又多了些闪烁,一脸的可怜兮兮,让Forth拒绝的话卡在嗓子眼,一点说不出口。


晚饭后的放映厅,Pad接上投影,大屏幕的观影效果显然更为出众,饶是已经看过一大半,Beam仍是笑出了眼泪。


没看出太多笑点,反倒是身边这人的反应还更好笑些,Forth正看得心不在焉,怀里突然扑进来一个歪七倒八的身体。


这人看着挺瘦,摸起来倒是软乎乎的,热意透过单薄的家居服传至指尖,Forth把人虚虚搂住,鬼使神差任他在自己怀里随着剧情翻来覆去地闹腾,心里慢慢跟着进了些声音。


这人,会和自己在一起多久?


 


今夜的书房,Beam照例作陪,又照例抱着书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醒来时,夜色正浓,床上除了自己,还有另一个人的重量。


转过头,隔着一人的距离,Forth背对着他睡在另一侧,平缓的呼吸让人安心。


Beam缩着手脚挪了过去,一点点消除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摒住呼吸,贴上了Forth温暖的身体。


这人,浑身都是肌肉,表情也总是一脸的严肃,真是从内到外的硬邦邦。


Beam缓下动作,听着耳边呼吸声如常,慢慢伸手搂上了这人硬邦邦的腰。


硬邦邦,却让人喜欢得忘不了。


“Forth,”如自语低叹,Beam的声音在静夜中四散,“我喜欢你。”


 


初见Forth是好多年前,差了好多级的私立学校前后辈,Beam初入学,Forth已是校内有名的学霸。那时Beam自然不知这人会是自己以后的伴侣,只觉得他帅气好看之余,有股子执著的傻气,对学习对朋友,在一众奢靡的富家子弟间很是异类地抢眼。于是就这么关注了起来,眼睛开始了不自觉的搜索,耳朵开始了下意识的捕捉,再然后,就顺着眼睛耳朵入了心。


知道他出了国,知道他交了女友又分了手,知道他身边一直没有其他人却似乎开始寻觅良伴,Beam鼓起勇气敲开了他爹Tae的书房。


再然后的一切就是水到渠成了。门当户对的家世,潜力无限的商机,以往Beam并不上心的种种都成了最好的助力。


只是,最渴望得到的来自这人爱的回应,凭借却远不是这些。


腰上的手微微用力,Beam的唇轻轻贴上了Forth的睡衣。


 


 



 


三天后是回门省亲的日子,按规矩,先回的Forth家。


富丽堂皇的大宅子,住的是Forth爸爸和比Forth大不了几岁的后妈。Forth妈妈在他初中就去世了,据说也是商业联姻,然后在Forth大学时他爸娶了现在这个弹钢琴出身的女人。


宅子很大,佣人不少,但还是冷清。


“成了家就更要承担起责任。”Forth爸爸为人凌厉,Forth眉眼间的不怒自威看着是来自于他,“孩子的事也可以适当考虑起来了。”


Beam心下一噔,余光去瞟Forth,发现他虽是表情镇定,嘴角却是抿紧了。


“知道了,父亲。”


相对于Forth家,Beam家这边的氛围要轻松愉快得多。


Beam的双亲对Forth相当热情,特别是Beam他爹亲Tee,抓着Forth的手嘘寒问暖,对两人后续的蜜月安排很是有兴趣。


“想好去哪儿了吗?”


“爹亲!”Beam不动神色扫了眼局促的Forth,撒娇地抱住他爹亲的胳膊摇了起来,“这个我们俩自己商量,你和爹爹不许干涉!”


“好好好,不干涉。”Tee起身就往厨房去,顺带把自家老公抓去做苦力,“爹亲给你们做饭去!”


趁着无人间隙,Beam赶紧挪得更近,贴着耳朵小声嘱咐Forth:“我爹亲的手艺惨绝人寰,你待会装装样子就好,千万别多吃,回家了我再给你做。”


回家。


耳廓上的气息热得发痒,细细密密,吹拂得很舒服,让人不自觉放松了下来。感受着胳膊上无意识肌肤相亲的柔软,Forth没有移开自己的手:“好。”


 


“Beam蜜月旅行想去哪里?”似是随口一问,Forth眼睛看着前路没有转头。


Beam闻言看向Forth,却是压抑着喜悦的小心翼翼:“你的工作...”


“忙完这一阵可以休假。”


红绿灯前,Forth踩下刹车,手背上突然覆上一片温暖,Beam的手细细摩挲,双眸如水无限温柔,眸光中的点点情深让Forth不及避闪,就这样一下看进了那心里。


“去哪儿都好。”Beam的声音低叹般迂回,一如那个无人睡着的夜晚,“和Forth一起,去哪儿都好。”


手掌轻翻,Forth握上Beam柔软的手,手心的温度传了过来,还有视线的纠缠,如丝绵密,慢慢靠近,直到传来后车的鸣笛声,彼此的脸已是近在咫尺,还有鼻端萦绕的气息。


“回家吧。”Beam在Forth嘴角落下轻轻一吻,“我给你做西红柿鸡蛋面。”


 


 



 


说是忙过这一阵,可Forth却是越发忙得不可开交,蜜月旅行的事也只能一拖再拖。


倒是越来越熟悉彼此的陪伴,或者说,Forth越来越习惯身边有这样一个人。


会在自己办公时在一旁安静看书,脑袋一点一点将将睡去,又一个重力作用猛地惊醒,继续装模做样埋头书页,那尴尬的表情其实很可爱。


最后还是会睡着,怀里抱着书,嘴角偶尔流着口水,被自己抱回房间时,乖顺的模样就像一只猫,轻轻蹭蹭胸口,似乎还长了些分量。


床上多了一个人倒也没那么挤,只偶尔有些热,这人在自己面前像是彻底放松了下来,不再拘束的表现之一就是睡着睡着就滚了过来,手脚并用扒着自己,或者窝进自己的怀里,热是真的热,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坚持要一起吃的早饭,看心情送过来的午饭,还有越来越频繁一起吃的晚饭,这人的手艺应该是提高了吧,不然,怎么会越吃越对味。


Beam走进书房时,Forth皱着眉头仰头靠着椅背,表情有些疲累的困扰。


“很累吗?”Beam走到他身后,伸手揉上了他的太阳穴,手法熟练,慢慢舒展了Forth深锁的眉头,“要不要休息一下?”


Forth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额上的轻揉,过了一会儿才按住Beam的手,却是一个借力把人猛地拉进了怀里。


从未有过的亲近,四目相对间,两人听到了来自彼此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忍不住的悸动,舍不得转开的视线,Forth手上收紧,主动消灭了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距离。


Beam的嘴唇很软,像果冻般滑嫩,让人想要多舔几下,好让那甜味在舌尖唇畔留得久些。Forth温柔地吻着,手下的身体轻轻颤抖,Beam的手臂攀附在自己颈间,搂得很紧,似乎自己是他唯一的倚靠,如此生涩的反应让Forth忍不住睁眼,不住颤动的睫毛上有些水珠闪动,晶莹剔透,是最美好的珍宝。再次闭上双眼,Forth把人揉进了胸怀,胸口的剧烈跳动让一心酸软满足得无以复加。


这么美好的人,是我的。


 


开始有了思念,在看不见他的时间空间里疯狂蔓延。


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声音是全然的惊喜,让人有些自责地沉迷。


他的亲吻让人上瘾,双唇似乎是有魔力,每一次看见都忍不住索取。


一室的共处似乎出了问题,无法触碰的距离让人难以满足,身体叫嚣着要更多更近,如那人只是安静坐着,一个轻浅笑容已能让自己发了热,指尖到心房,最远亦最近的距离。


一切的一切,出乎意料。


只不过是场利益掺杂的包办婚姻,和爱情无关,甚至和情爱亦无关,谁料,竟催生出此般天崩地裂的情不自禁。


本不该如此。


留学时那场初恋那个女孩,曾是父母冰冷失败婚姻阴影下的唯一拯救,让他那么相信或可期的爱情美好,却到头来仍是欲望充斥的背叛。


爱情,不过如此。


索性彻底绝情断爱,不过交换,不过婚姻。


婚姻,也不过如此。


却没想到,那份如狂潮涌动,或可称之为爱情的情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自以为的冰封无波里再次掀起了巨浪。


情热时,终是难耐地把乖顺的人压在了身下,紧要关头却被心底那股悲凉冒了头,停下动作,身下这人一双明眸水雾升腾,是最深的爱恋和信任,在自己咬得出了血的唇上一下一下轻轻啄吻。


“没关系,我们还有一辈子。”


一辈子,我从来不相信一辈子。


狠狠咬上身下红肿的双唇,唇间的柔情却没被自己的凶狠吓倒,红唇轻启是愈加的温柔,星星点点终于落在了心上。


一辈子,我是不信的,但如果是你,或许,可以试试。


 


 



 


蜜月没等到,却等来了Beam的开学。导师显然并不在意新婚燕尔这类俗事,很快就把心不甘情不愿的Beam拉去了田间乡下进行野外考察。


家里变得冷清,其实这份冷清在Beam出现之前,他已经度过了二十多年,本该是习以为常的,现在却有些不习惯。


是相当不习惯。


一个人的早餐,一个人的晚餐,怎么吃都不对味。


一个人的加班,一个人的书房,还有一个人的双人床,似乎真的是太空了。


手机拿起又放下,那个号码明明了熟于胸,指尖几下就是按不出。


被思念和烦躁交替折磨的人,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中学母校的回校演讲邀请。


共同的母校,那个他们曾经共同呼吸、共同生活,或许在某个时刻曾经无比靠近的地方。


真是矫情得一点都不像自己。


自我唾弃至此,Forth仍是早早到来,在校园里随意逛了起来,也不知想寻些什么找些什么,总觉着多走几步,似乎就能感受到那人身上清新的桂花香。


上课时间,校园里走动的人不多,Forth不多时逛到了图书馆。在了解到是校友后,图书馆老师颇为友善地放了行。


当年在学校,除开紧张的上课,Forth最喜欢在图书馆静静看书。学校的图书馆很大,有着诸多秘密死角。Forth抬步上了三楼,古籍区的最后一排人迹罕至,是他当年的秘密基地。说是秘密基地,其实顶多就是靠着看书无人打扰,对了,闲来无事,偶尔想做点坏事,还会在书架上刻点小字。


Forth顺着书架底座慢慢向上找,在各种斑驳的痕迹中仔细寻觅,还真给他找着了!


高三(二)班Forth到此一读。


似乎还有一行更小的字被刻在下面,看划痕也是有些历史了。


Forth起了好奇,靠得更近了些。


Forth,初二(二)班Beam喜欢你。


 


接到Forth电话时,Beam正在跟自己较劲。


这几天他没有主动联系Forth,哪怕是心中百般想念也没有。


他有些懊恼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小情绪,但手机就在手里,电话还是没有拨出去。


明明都想好了不纠结的,Beam有些泄气地踢着脚下的石头,然后在傍晚田间带着泥土青草气息的风中接到了Forth的电话,还是没忍住在才响一下后就接了起来。


接通之后却不说话,左耳风声,右耳是Forth的呼吸,呼应着越发急切的心跳。


“Beam,我….”


死咬嘴唇,耳边的风声如鹤唳远去,只余电波中渐渐放大的来自Forth低沉的声音,和着他有些失速的呼吸,忽然就充满了整个世界。

“Beam,我…我想你了。”




【伯力x齐衡】红妆(中上)

xxdoublexx:

*竹马设定,又名:小公爷如何将自己嫁出去


*时代架空


(上)


—————————


AO3链接




这篇自己觉得写得比较细,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看得没耐心……

【伯力x齐衡】红妆(上)

xxdoublexx:

*竹马设定,又名:小公爷如何将自己嫁出去


*时代架空


*不擅长古风,见笑了


*以我理解,剧中齐衡还是非常少年气,如果觉得这样ooc,请勿往前


——————————


AO3链接




快被敏感词折磨死……

新年来火锅才是最爽的

对于“明天”两个字的恐惧总是会导致熬夜……

今天去吃了东大门附近的一家越南餐厅~点了一个椰子猪肉饭还不错,肉很入味很嫩,鸡蛋半熟拌饭超棒,炒蔬菜也很好吃,整个的搭配都很适合也很有越南风味~附赠的小泡菜酸甜合口,汤也很好喝~要不是因为感冒没胃口我一定会全都吃完!下次一定会尝试一下其他的~

emmmmm没错…人间不直的……

母胎solo太多年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向和对喜欢这件事的感觉是否真实准确了…………2333333陷入困境和纠结

周太太:

发烧实在没力气可能只能发个小短篇了,等我国庆补完丫


沈巍发烧了,这是少有的情况。
毕竟他斩魂使大人是什么神奇的自愈体质,能一烧烧到38℃还退不下来,这个病也可以说是很顽强了。
沈巍除了感觉整个人晕乎乎头疼欲裂其他倒还好,但这可把赵云澜吓坏了。


赵云澜是晚上翻身时无意碰到了沈巍的皮肤才发现的。那温暖的热让怕冷的赵云澜连忙手脚并用地缠在了沈巍身上。
直到赵云澜感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时候,他才发现不对劲——他家美人的手一向微凉,今个怎么热?
赵云澜连忙扭开台灯,慵懒的黄色灯光下,赵云澜看清了把自己蜷成一小团的沈巍。
赵云澜伸手将沈巍的脸转过来,一下就看到了那不正常的红晕。
“小巍,小巍?”赵云澜有些着急,但沈巍全然没有转醒的迹象。
这可把赵云澜急坏了,他赶紧下床摩挲外套,用与五秒脱衣相同的速度套上了衣服。
“小巍,小巍你醒醒。”赵云澜轻轻拍着沈巍的脸。
沈巍这才醒过来,他睁开那双弥漫着雾气的眼睛,声音是难地的软乎。
“云澜,怎么了?”沈巍勉力撑起身体,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赵云澜。
“好了好了,你别乱动,你有点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赵云澜赶紧伸出手按住不安分的沈巍,有点好笑地看着扭来扭去的自家美人。
“我……发烧?”沈巍好奇地探了探自己额头的温度,好像确实有点烫……
“对,就是你。”赵云澜一边说着一边在被收拾地整整齐齐的衣柜里摩挲着沈巍的厚外套。
“我不去医院!我不要吃药!我不打针!我自己能好!”沈巍发了烧之后,可能是因为脑子晕乎乎的,平时的君子端方模样已全然不见,只剩下万年前小鬼王的率直可爱。
赵云澜实在忍不住了,他不容分说地将外套裹在这个晕乎乎的小可爱身上。
“生了病就要乖乖去医院去看病才能早点好知道吗!”赵云澜揉了揉自家教授软软的头发。
沈巍的脸被埋进了厚厚的毛绒中,他只露出了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
“可是昆仑,你没教过我这个。”沈巍被说了特别的不服气。
才不是巍巍的错,是昆仑你没教!!!
赵云澜又好气又好笑,他嘴动了动,但最后也只是将沈巍揽入怀中。
“那我赵云澜现在教你。”
“云澜,真的要去医院吗,药好苦呀,针也好疼的。”沈巍努力仰着头看着赵云澜,他一点也不想吃药打针,那样比生病还难受!!!
赵云澜低头亲上了沈巍热热的唇。
“放心,药不会哭的,打针也不疼的,我在呢。”